当前位置: 开奖直播现场香港 > 学信档案 > 正文

2011年上海人类学学会年会暨复旦大学首届人类学

时间:2019-09-11 23:12来源:学信档案
今年,人类学终身成就奖被正式命名为“金琮奖”。北京自然博物馆原馆长周国兴研究员荣获殊荣。周国兴先生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人类学专业。此后献身于人类学研究,几十年

今年,人类学终身成就奖被正式命名为“金琮奖”。北京自然博物馆原馆长周国兴研究员荣获殊荣。周国兴先生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人类学专业。此后献身于人类学研究,几十年来,周国兴研究了元谋猿人,挖掘、研究、分析元谋人在人科中的位置;追踪调查了神农架野人的线索;追寻了遗失的北京猿人化石;领导筹建了9座相关博物馆,在探索中国历史的开端方面和科普宣传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中国古人类学和史前考古学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新闻中心讯 11月16日, 2011年上海人类学学会学术年会暨复旦大学首届人类学日在我校逸夫科技楼二楼多功能厅举行。复旦大学副校长、上海人类学学会会长金力在会上作了学会年度工作报告,总结了一年来上海人类学会在基本建设、学术交流与合作平台建设、人类学教学和科普、学术与国际合作等方面的情况。学会副会长张海国主持了当天的年会。

考古很美

今年,人类学终身成就奖被正式命名为“金琮奖”。当天的大会上,金力会长为北京自然博物馆原馆长周国兴研究员颁发了2011年度“金琮奖”,以表彰他在中国古人类学和史前考古学领域做出的卓越贡献。周国兴先生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人类学专业。几十年来,他研究了元谋猿人,挖掘、研究、分析元谋人在人科中的位置;追踪调查了神农架野人的线索;追寻了遗失的北京猿人化石;领导筹建了9座相关博物馆,在探索中国历史的开端方面和科普宣传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获奖后,周国兴以“我的人类探索之路”为题做了主旨演讲,分享了个人一生从事人类学研究的成就和经验。

考古,对一些人来说,是一项枯燥的事业;对一些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对另外一些人来说,是《鬼吹灯》的魅惑。公众对于考古的认识,并不深。然而,对于周国兴来说,考古是一项很美的事业。他用了大半生的精力,从事考古的科研与科普。

颁奖仪式结束后,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教授宣布人类学日开幕。张海国、吴松弟以及来自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人类学系主任基德教授、佛莱切蒂教授等中外学者分别围绕各自的人类学研究做了学术前沿报告。当天晚上,由复旦大学社政策学院沈奕裴博士制作的话剧,“‘事说新语’——从社会性别角度重新阐释传统故事”也在人类学日首次公演,以当代社会性别的视角重新为观众改编诠释了8个中国古代传统故事。

自1971年以来,周国兴发表了大量有关人类起源与进化的科普作品,举办过多个科普展览,已出版十多部科学专著与科普作品集,他的科普作品主要取材于自己科学考察的经历与研究成果。他很注意作品的科学严谨性,作品文笔优美、流畅,很受读者的喜爱。他的部分著作被译为少数民族文字,《人怎样认识自己的起源》一书还被译为法文在巴黎出版。他的不少作品还获得了奖励,“人之由来”展更获得很高的国际声誉,其画册还荣获第三届全国优秀科普作品一等奖。

据介绍,上海人类学会成立于1981年。近年来,上海市各相关单位的人类学学科发展非常迅速,特别是在复旦大学,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方法的介入,形成了一门全新的学科——分子人类学,并已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人类学领域里以及与人类学相关的一些分支学科,近年来在上海也得到了蓬勃发展。同时,复旦大学也在努力促进文理交叉的人类学研究平台,建设历史人类学的新学科。与此相应,从事人类学研究的人员也有了空前的发展和壮大。作为联系广大人类学工作者的群众性学术团体,上海人类学学会近年来摆脱了学科发展的困境,每年举办众多的学术专业和科学普及活动,成果丰硕。

考古是一项艰深的事业,它是文理混合的一门学科。和文科学科一样,考古需要阅读大量的文献,和理科学科一样,考古需要在实验室进行分析研究。除此之外,考古也需要长期在田野进行考察工作,餐风露宿,居无定所。支撑周国兴在考古道路上一路走来的,是“对人有强烈的兴趣、解决科学之谜的献身精神和对每一个生命的无比尊重”。

周国兴在复旦大学生物系人类学专业学习的期间,和7位同学一起解剖过10具尸体,也清理过上海郊区坟场的无主坟。对于我们这个年代的大学生来说,这些“作业”显然是匪而所思的。对于解剖尸体和挖掘坟墓的时候是否有害怕过这个问题,周国兴回应:“真正可怕的不是死人,而是活人。死人害不了人,他不会跳起来咬你一口,活人还可能害人呢。”在清理无主坟的时候,周国兴清理出一位16岁少女的头骨,少女身旁放着一本日记本和一支钢笔,日记记载着她的历史。她生前是一名解放军战士。“每一具尸体,每一个头盖骨,生前都是鲜活的生命,我们必须尊重每一个生命。尊重尸体就是尊重生命。”

华丽的转身

大半生人从事考古事业的周国兴,以将学术传诸后世为乐事,以发现每一个器物如何物化人的智慧为美。如今,他有一个更高的追求——从事环保事业。

“我五年来都没有摸过头盖骨了,一心一意要从事环保事业。我现在和浙江某个县的县民一起,号召政府保护环境,减缓某些区域的城市化进程。”

周国兴从事环保事业的初衷是对自己年轻时候缺乏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忏悔。1964—1965年,为了解决神龙架的“野人之谜”,周国兴曾在到神龙架考察过七个月。这七个月里面,捕获过熊、野猪、山鸡、娃娃鱼、和各种各样的野生鸟类。“我现在对那时自己缺乏野生动物保护意识而惭愧。”

除了转身投向环保事业,周国兴近年也在写作自己的自传——《我的探险生涯》。他希望和大家分享他在考古学、博物馆学一路走来的历程。也希望从一个自然科学家的角度来看社会的变迁。

编辑:学信档案 本文来源:2011年上海人类学学会年会暨复旦大学首届人类学

关键词: